当前位置 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资讯中心

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”济公爷爷一开口三代人的眼泪止不住了
* 来源 :http://www.careerkarate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9-30 08:09 * 浏览 :

  也许现在的孩子们看不懂,但在许多70、80、90后眼中,这句话是有声音、有画面的。

  画面中的人,一定是那个穿着破衣烂衫、疯疯癫癫,拿着把破蒲扇到处,名叫济公的“疯”。

  谁能想到,这位出走我们脑海,游历四方三十多年的老朋友,最近终于回来了……

  最近,85岁的“老戏骨”游本昌发布的一段短视频在网上疯传,这个曾经将济公演活了的老人一张嘴,让无数网友瞬间热泪盈眶。

  很多人感到:几十年过去,我们都从小孩长成了大人,济公爷爷却一点没变。

  一部戏,一辈子,更伴随一众人的成长,尽管游本昌一直在努力卸下“济公”在他身上烙下的喜剧演员的印记,但在实际生活里,老人家却有太多记忆和“济公”缠绕在一起。

  虽然广大观众大多是靠“济公”这个角色认识了游本昌,但在与“济公”结缘前,他已经年过半百,在舞台上塑造了79个角色。

  “说实话,我这人有个原则,就是不愿意争角色,从高中时代就是这样。几个重要角色都是别人,或者领导分配。”

  虽然有很多是跑龙套,但他对每一个角色付出的心血并不比主角少,都要尽力做到最好。

  踏实钻研戏剧的游本昌被来看戏的黄一鹤导演一眼挑中,定了他表演的《孙二娘开店》节目上春晚表演。后面两届春晚,节目组干脆直接拿作品来找他演出。

  从小就想拍电影的游本昌,从春晚到《济公》两次跨界,才真正从舞台的四方天地走了出来。

  杭州建台两周年,有个作家就拍《济公》。游本昌对这个角色很感兴趣,但后来在上看到,严顺开跟说好了要出演。

  “作为一个演员,这是个新角色,我不可能打包票,但我一定会努力。当时正好有一个跳高冠军创造了一个纪录,后来就再超不过去了,我就说,就像他一样,横杆立在前头,在起跳之前不知道能不能跳过去,但我一定会尽可能用最大努力越过去,我不会从横杆底下钻过去!”

  直到一天早晨,在西湖的三潭印月,拍完日出后,他经过九曲桥的时候一跑一跑的,“那个鞋不跟脚啊!”结果变成一颠一颠地走。

  自那之后他越演越自在。起初他还要简单地化化妆,用眉笔画一画牙齿,后来甚至什么都不化,“穿上衣服戴上帽子就有了”。

  至于那些衣服蒲扇,都是他自己动手做的,认真仔细,就像对待陪伴自己一生的心尖玩物。

  其实当时用作道具的肘子肉在高温下放了很久都发臭了。他是强忍着反胃硬吃才拍完了这一幕。

  为了配合后期特效,他曾多次被曾两米多高的地方扔下去。虽然地上有软垫,但当时自己六七岁的女儿来探班时,看了还是十分心疼,说原来拍戏这么苦。还有打打了12次,倒酒的镜头重复35次,拍完之后他已经站不起来......这些他记忆中的趣事,无不让观众肃然起敬。“济公是个济贫救世的人呐,怎么能敲竹杠?”

  “那个特别大的瘤子是我的”,游本昌说当时剧组本想用医学考察过的正常瘤子,但他不同意,“这是艺术,就必须得这——么——大,像个大包袱一样!”

  随后他要求加一场戏,济公走了之后,扔了几个铜钱回去,老板一看,笑着,说:啊,这个!

  此外,他还增加了很多和小孩子一起嬉闹的部分,一句“娃娃们”不知逗笑了多少孩子,毕竟这样一个优哉游哉的爷爷,谁能不爱?

  谈到这些巧思,他说,既然《济公》是人民改编的传说,那我们也是人民,我们也可以编啊,编完后有价值就能传下去啊。这也是《济公》讨巧的地方,它不像《三国演义》或者《红楼梦》,虽然我们完全是新编,但它是符合人物性格形象的。

  有人说,《济公》之后,银幕上鲜有游本昌的身影。其实他的机会从没断过,但他了许多人,所以后来人家也就不再登门了。

  “我就说我演不了,所以得罪了一批人,电影厂的领导都来我,一个小时,我就是不接。反正我就是要有选择,我的原则其实并不高,只要是及格之作就可以干啊,只要不挨骂都可以。但结果这一闲就是20年以上。但我是时刻准备着,有的演员就因此发胖了,有的就衰老了,我还是没有放松。”

  直到1991年,他去那曲演出,后台有几个小朋友等我签名,说正好刚放完藏语版的《济公》,两个藏族小朋友献了哈达,说没看够,还想继续看。

  对着孩子们,游本昌作了个承诺。1994年的时候,他成立了公司,但只是为了拍《济公》续集,不做其他的。

  续集挣了钱,他又投拍了52集哑剧《游先生哑然一笑》,想让大众重视起哑剧文化,但市场和大众“不吃这一套”,他亏大了。但他并不想就此作罢。

  “我与济公的关系不是简单的演员和角色的关系,我贴近了济公,而济公了我,他让我了人生的真谛:济世为公,快乐融融。”

  济世为公,快乐融融,为了这八个字,他又投资数百万,拍摄主题为“立德”的电视剧《了凡》。

  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,游本昌甚至不得不向各家卫视,提出了“首播可以享受一元一集买片”的优惠条件。只可惜那些大并不买账,因此这部戏至今也都只在一些地方过。

  “也许是我并不懂得游戏规则,但是不要紧。我也不会演一些乌七八糟的喜剧,济公的形象。”

  “我们给不了(观众)‘牛奶’最起码也要给‘白开水’吧!但绝不能给‘毒药’。”

  由于多年未见到老人家,许多网友生出了很多猜测,甚至有人听说游本昌晚年生活凄惨,住在养老院。

  “哇塞!吓死宝宝啦~这太了不起了,有谁能引起网上这么大关注啊,这是我的幸福!”

  当年《济公》也曾火到国外,游本昌在新加坡访问演出时,曾遇到一位华侨老司机对他说:“游先生,我们很感谢你呀。”这句话,立马在他心中闪出一个问号:因为一般人都说很喜欢你,怎么他说感谢呀?老华侨解释道,自己的孩子都是从小受英文教育长大的,现在他们看了这个电视剧知道,中国有很多像济公这么好的人呀,知道要做好事,要孝敬父母,要有爱心。

  “我一下就感觉到文艺的力量,不是娱乐,它是有作用的,真善美,塑造人的灵魂。”

  2017年,84岁的游本昌携爱国题材话剧《最后之胜利》重新站上舞台。他演出了弘一大师传奇人生的最后5年,面对日寇的,心如磐石,以生命。直到现在,游本昌的女儿看到父亲演戏,还是一样心疼。

  在出演《最后之胜利》时,她看到父亲几次带病演出,甚至有几次被小肠疝气疼得满脸都是汗,但他将疝气带绑在了腰上,了整场演出。

  “我把每一次演出都当成第一次演出,在演出过程中不断去改进,不断去挖掘。”

  年过百半时,他在电视荧幕里演“济公”救济,往后几十年,他在生活里成了真正的“济公”。

  也许,“济公”确是70、80、90三代人的专属记忆,很多网友为现在的孩子们遗憾,童年里少了这样一部经典。

  但别忘了,每个童年里有“济公”爷爷的人,心中都有一个听到“哈哈哈哈”四声笑就立刻醒来的“疯”。

  来源:中国新闻社(CNS1952)综合自大众网、中国网络、晚报、中国网、脊梁in上海、南方都市报、南都人物、新浪微博等

  受苹果公司新影响,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,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号。